近來有一個好耐無來的舊客返來。已經是信和年代的客人,那名客人我都跟他做了一段時間的治療。印象中是小腿疼痛無力。經過幾個月的治療已經恢復了八成。當然可能完全康復要靠自己運動,生活習慣的改善。

最近回來,當然問下最近怎樣,原來的痛一早已經好了很多,不過出現之出現了另一問題,隻腳因感染,傷口遲遲都未好,很少行走。今次過來藉推拿強下肌肉的力量。

我一路聽佢講,不禁另我想起是否靈性上的問題。身體的痛本來就想說出靈性上所需:腳的問題,原來就在提示「恐懼生活上變化,對未來的恐懼以及家庭或父母問題有關。」以住推拿減輕了痛的問題,靈性上問題無另一情況呈現出來。

跟他做了一次能量治療, 然後問他有何感受,他感到舒適,減少了恐懼,感到安全。成個治療原本是為他的腳而做 ,當然我是一定的假設。現在他自己在過程中發現了恐懼,並感到舒適。

在學習推拿前五六年,我是學能量治療的,我相信兩者的結合,身體與靈性的結合可以處理客人問題更好。